岑溪市筋竹镇云龙村里的一座古建筑,广西的“布达拉宫”

作者:莫荣(汝)中浏览数:709 
文章附图



▲岑溪市筋竹镇云龙村全景▲

云龙得中堂(云龙莫家大屋)位于岑溪市筋竹镇云龙村委东面约200米的半坡上,建于清末民初,占地面积949.6平方米。



↓↓坐东向西,一进一院一天井三开间二耳房二副楼一了望楼,悬山顶、青砖、泥砖、青瓦混合砖墙承檩建筑依山而建,整个组群建于大石叠砌而成的露台上,设有主、次两个出入口,设有石阶、大门(看面墙上设有趟栊门与双开板门双层门),门楣上方南面墙面上施彩绘灰塑;次入口设有长石阶和小闸门,其门为外层带栅栏的双开板门。




侧面看得中堂


俯视得中堂

得中堂整个组群的现存建筑为典型的清末民初岭南地区宅第民居建筑风格,整体的平面布局、单体建筑的主体结构都保存的较为完整,且单体建筑的木雕饰件、屋脊和墙体上的灰塑或壁画等艺术构配件也都基本保存,是一处保存相对较为完整、具有较高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岭南风格的传统建筑组群。

建筑里面的枪眼



壁画


灰塑屋脊,壁画基本完整,坪地青砖墁地,正屋方青砖墁地,其它三合土地板,条石垂带踏垛,雕花檐板,右边副楼为单面坡叠梁双层结构。



2008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记录入,2011年12月岑溪市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Ø从云龙得中堂内朝外看


岑溪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打造“壮族三月三·岑溪嘉年华”旅游文化消费品牌活动方案》推荐了一条旅游线路,岑溪市区-归义-筋竹古建筑古村落:孝子祠→甘乃光故居→樟木古街→归义谢村古城→筋竹云龙古屋。为了让大家了解筋竹古建筑古村落,经查证相关资和向云龙相关人员了解,写了《美丽神秘的云龙》供大家作为游览云龙作参考。

云龙村位于筋竹镇区东北面约8公里处,地处于两广交界的罗云大山脉中,山中的龙脉多而高耸入云,因而得名为“云龙”。村内古建筑群密集,山青水秀,四面环山、风景旖旎。在村口放眼望去,有两条山脉,犹似两个凤凰正在下山,所以得名“双凤朝阳”。古建筑群坐落于山脚与山腰之间村东面约200米的半坡上的“双凤朝阳”处,犹如是一座小型的山城,素有筋竹镇的“小北京”和“布达拉宫”之称,在这块风水宝地居住是莫姓的人家。

在云龙村古建筑群中最有名的就是“德中堂”,是云龙莫家大屋的主要代表之一,它建于清代,建筑规模宏大,占地5000平方米,内容丰富,据“德中堂”的主人和当地莫家后人介绍,该建筑当时花了十担银元,前后用了十年时间才建成。


莫家大屋的建造很讲究,房屋中各处的大门和窗户选用的都是上好的香型杉木或红木两种木材,大门框及门砖用芝麻石花岗岩精工雕刻而成,门楣、门板、窗扇、屋顶上的瓦檐封檐板、椽子等都经过能工巧匠的加工,雕刻上栩栩如生的龙、凤、鸟、禽和花草、树木等饰物;而墙的最上方用壁画装饰,壁画以典故图画为主,再配上一些古诗词或诗句、诗歌,饰物和壁画都可以看出原来的颜色,可谓富丽堂皇。其建筑风格主要是台梁穿斗式建筑,青砖黑瓦,瓦顶、瓦角筑龙画凤,壁画清晰生动,这些古宅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风雨雨的冲洗,风采虽已渐渐逝去,但墙上的壁画,木雕石雕的颜色有的也渐渐淡却;有的还是清晰可见。仍然鲜艳夺目,光亮如新。其字画的艺术相当之精湛,堪称是艺术的精华,那些龙、凤、鸟、禽和花草、树木等雕刻,以及“德中堂”等牌匾与北京故宫建筑的风格极其相似,据说这些是出自北京颐和园和故宫画师之手,为不可多得的现存清代建筑。“德中堂”几个字还是一个印章是当时皇上所恩赐的,“德中堂”门内石级两边石护栏有四个龙头、八卦图、七星伴月和大富斗各种楼阁也是得到朝廷的批准,在当时封建社会私自刻制龙头是会被杀头的。“德忠堂”的整体布局结构保存较为完整,而且单体建筑的木雕饰件,屋背和墙体上的灰塑或壁画等艺术构件也都基本保存完整,具有较高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云龙莫家大屋中还有“德保堂”,“德思堂”,“三树堂”、“安瓦堂”等古典建筑也极为壮观,其中“德忠堂”在整个组群中现存建筑为典型的清代初岭南地区宅第民居建筑风格。云龙村庄的道路四通八达,古建筑群之间的道路全用青石块铺成,纵横交错的石块路遍布全村,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古村落。

云龙村除了古宅有名之外,在离村约2公里的黑石冲山上有一座“天诰命”牌坊,也颇有名气。这座牌坊,它是清代建在莫元善付妣韦氏墓后一座嵌碑拱坊形的石砖牌坊,这个莫门韦氏墓始建于光绪二十二年六月(1896年6月),牌坊中的碑文清晰地记载着光绪二十九年五月皇上恩准修建牌坊的相关史实资料。牌坊的上锒嵌碑雕刻四方,建筑高约5米,下为石基座,基高1米余,宽1.25米,中间为一个大拱门,门额上立“奉天诰命”竖匾式碑刻,左右饰浮雕云龙图案,背设一方“龙章宠锡”(龙章宠锡是圣旨恩赐的意思,历朝历代的皇帝对有功大臣的最高恩赐)竖匾,与其前后对称,上顶用青砖灰料砌成庑殿顶,设翘脊飞檐,装饰瑞狮云龙等灰塑,但遭破坏残损了一部分。这座牌坊显赫着主人在当时是属于皇朝中重要大臣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尽展云龙莫门韦氏在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这一段时期在云龙村的荣耀家族史。据说,皇上曾恩准云龙莫家修建五座牌坊,除这个“天诰命”牌坊外,在云龙村附近的义水村旺冲距“天诰命”牌坊约2公里处修建了一座牌坊纪念莫元善,在距离云龙村8公里的广东郁南县通门镇黄挪村各修建了一座牌坊纪念莫元善正妣胡氏,因年久失修,以及“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破坏,这两座牌坊已跌倒,至今还可以见修建牌坊的石料,还有两座牌坊因为选址等原因还未开始修建清朝已经结束。


当时的云龙莫家人是怎么样的人?在皇朝中是做什么官职,与皇族又有什么关系?云龙为何那么繁荣?云龙莫家当时为什么如此富甲一方?皇上为什么恩赐“德中堂”及印章这些字?朝廷是如何准许雕刻那四个龙头的呢?为什么皇帝会恩准云龙莫家立五座牌坊,并赐封莫元善付妣韦氏一个为“天诰命”牌坊?这就是云龙神秘之处。

据云龙莫家人和附近一些人家传说及相关资料记载,云龙莫姓人家我国唐代岭南的第一个状元莫宣卿的后裔,筋竹云龙莫氏始祖莫庆华1607年出生,是状元公莫宣卿的四十二代后裔,看中了云龙这个“双凤朝阳”风水宝地,于清朝十七世纪中期从岑溪市归义镇罗平村迁来。唐大中五年辛未岁唐懿宗曾赐给莫宣卿状元铜锣一对,按当时封建制度文武百官见此铜锣都要回避的,按世上的习俗及莫家的风俗,这个状元铜锣是由莫宣卿的后裔的长房人保管,因而传承到莫庆华并带到筋竹云龙,当时村中凡遇逢喜庆事都拿出来使用助庆,目前云龙村的许多莫姓或其他姓上了一定年纪的老人均都见过状元铜锣,解放后1955年当时政府强制征收钢铁品,莫家后人不得不响应当时国家的号召,经当时大王大队支部书记莫曰波和大队干部莫伟言献给了当时筋竹公社人民政府。另外,云龙莫氏祠堂中的对联及《云龙莫家族谱》中的记载均能证明云龙莫家人是岭南的第一个状元莫宣卿的后裔。

清朝乾隆年间,云龙莫家有个叫莫如龋的贡生在清皇朝中是一个小文官,有三个儿子和一女,长子莫元善中了状元,因为才学出众,而在京城中做了嘉庆皇帝的老师,负责嘉庆皇帝的学业,次子莫元熙和三子莫元凯均为贡生在清皇朝做了一定官职,莫元凯于嘉庆年间在朝廷为财务大臣并掌管朝廷金库,女儿经双方父母从小就与皇子定婚(不是太子),可惜其女少年早逝,但皇族按封建习俗仍念这门亲事,以上故事大多数可以从牌坊和坟墓的碑文中考证。他们解甲归田了就回到云龙村,拿了告老还乡的金银钱饷建造了云龙古屋,古屋群总共有10多户。因为莫元善是嘉庆皇帝的老师,嘉庆皇帝为了感恩老师,而恩赐了他和正妣付妣等人立牌坊,并以皇妃的级别恩赐付妣韦氏“天诰命”牌坊回乡纪念。

由于,当时云龙莫家一是“朝中有人且掌管财权”,二是“嘉庆皇帝的老师”,三是“皇亲国戚”,因而赐封了云龙莫家“天诰命”等五个牌坊,同时才有北京颐和园和故宫画师来修建这些古屋的壁画,并准许雕刻四个龙头等等,当时云龙莫家才有那么富贵而辉煌,据说云龙莫家在云龙周边有二十八个大仓管,田产地产启遍及两省三县,就连莫家人去梧州都不用踏出自家田地,一度成为东西两省交界几个县中赫赫有名的大户人家。富有的云龙莫家一直都非常注重教育,开始时在祠堂开展自家私塾教育,所以许多人考得了贡生,并且中状元的,当时整个筋竹没有中学,在当地政府和当时社会名流陈祝明等人的号召下,云龙莫家负责出资百分五十筹建了永业中学(现筋竹中学),并将云龙莫家在诚谏孔任其中的一个仓管每年的收入捐给永业中学作为经费,因而在永业中学曾雕刻有云龙莫家始祖莫庆华雕像,直到解放时才被推毁。






云龙莫家祖屋下面有三条小溪汇成一条清澈激流的溪水贯村而过,云龙村河段有个五个小瀑布构成“飞龙瀑布”,每个小瀑布落差有三到四米,溪上有石桥3座,溪流两岸古树参天,河溪旁分布有古钟、石狮、龟石、古树、神仙峡、五马归巢等奇形怪状奇石。村中还有一座被称为“天鹅湖”小型水库和建于乾隆年间的云龙大庙,附近有个风景秀丽的刘三庙、石鹤水库等天然景观,整个村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相得益彰,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云龙的美丽和神秘得到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近年云龙村的古建筑已经被政府列入“中国文物保护”财物,2016年云龙莫家祖屋片被正式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国家将拨款对古建筑进行保护,并将云龙村建设得更加美丽。




莫宣卿状元公第五十四代后裔

莫伟寅、莫福均收集整理

2017年3月28日